思之如狂

As-10:

这几天偶然听到了what makes you beautiful 这首歌  于是就想画一画  what makes you beautiful?宇智波佐助牌滤镜呀

写作十规

陆氏弗莱格综合症。:

觉得这个好棒 警戒自己


未书黎洛。:



林中大角鹿:







超级有用








日后红茶:















原力与你同在:















留着看








吴拾鹿:















作者:埃尔莫·伦纳德








翻译:SCWalter
















这些是我一路走过得来的规则,它们帮助我在写书的时候保持超脱的意境,帮助我去展示而不是讲述故事中发生的事情。如果你有语言和意象的天赋,而且你表达的声音令你自己满意,那么羚羊挂角就不是你所追求的,你可以跳过这些规则。不过,你还是可以看看它们。








1.不以天气开书。








如果天气只是为了营造氛围,而不是一个角色对于天气的反应,那你就不要想去搞得太长。读者很容易会往前翻页去寻找人物。但也有例外。如果你碰巧是像巴里·洛佩兹那样,描述冰雪的方法比一个爱斯基摩人还要多,那你就可以去做所有你想做的天气报告。








2. 避免开场白。








开场白可能会招人讨厌,尤其是有了前言又有了引言之后再来一段开场白。但这些开场白通常会在非小说类作品中出现。一部小说中的开场白是背景故事,你可以把它放到你想要的任何地方去。








约翰·斯坦贝克的《甜蜜星期四》有一段开场白,但那是可以的,因为(作者借口)书中的一个角色说明了我这些规则的全部意义所在。他说:“我喜欢在一本书中有很多对话,但我讨厌没人能告诉我对话的人长什么样子。我想从他的对话方式来判断他是什么样的人……从他所说的东西中判断出他在想些什么。我喜欢有一些描述,但又不要太多……有时候,我想要一本书用一堆火星文来突破套路……或许拽一些漂亮的词汇,或许用某种语言唱个小曲儿。那样挺好的。但我又希望这些内容被搁在一边儿,这样我就不用非看它们不可。我不想要火星文跟故事混在一起。”








3.不用“说”以外的动词展开对话。








对白内容属于角色;动词则是作家横插一杠子。但是“说”要比“嘟囔”、“气喘吁吁地说”、“告诫”、“谎称”的干扰程度低得多。有一次,我注意到玛丽·麦卡锡用“她正色道”来结束一行对话,却不得不停下来查字典。








4.不用副词去修饰动词“说”。








……他严肃地责备道。用这种方式(或者几乎任何方式)使用一个副词是弥天大罪。作家是在努力地暴露自己的存在,这是在使用一个分散并有可能打断交流节奏的词。我的一本书中就有一个角色讲述了她是怎样去写“满是强奸和副词”的古装言情小说的。








5.控制好惊叹号的使用。








每叙写10万字允许你使用的惊叹号不超过两三个。如果你有本事像汤姆·沃尔夫那样玩弄惊叹号,你就可以去一把把地扔惊叹号。








6. 不用“突然”或“瞬间乱作一团” 。








这条规则不需要解释。我注意到使用“突然”的作家往往也对使用惊叹号缺乏控制。








7. 慎用方言。








一旦你开始在对话中用发音拼写单词并且搞得全篇都是略字号,你就停不下来了。注意一下安妮·普劳克斯在她的短篇小说集《断背山:怀俄明州故事集》中捕捉怀俄明说话腔调的方式。








8. 避免对角色进行详细描述。








这一点斯坦贝克也提到了。在欧内斯特·海明威的《白象似的群山》中,“那个美国人和那个跟他一道的姑娘”是什么样子的?“她已经脱掉了帽子,把它放在桌子上。”这是故事中唯一提到的一次人物描述,但我们通过他们说话的语调看到了这对夫妇,了解了他们,而不是通过一个看得见的副词。








9. 不要进入对地点和事件极为详尽的描写中去。








除非你是玛格丽特·阿特伍德能够用语言描绘场景,或者能用吉姆·哈里森的风格写作风景。但即使你长于此道,你也不想因为描写让故事的动作和发展停顿下来。








10. 设法略去读者可能会跳过的部分。








这条规则是1983年浮现在我脑海里的。想想你读小说的时候会跳过什么:一眼看到单词太多的大段平铺直叙。作家在(这段平铺直叙中)干了什么:他在码字,恶意码入火星文;也许又一次在谈论天气;或者已经进入角色的脑袋里面,而读者要么是知道这个家伙在想什么,要么是不关心。我打赌你不会跳过对话。








我最重要的规则是总结了以上10条的这一个:如果它听起来像是写出来的,我就重写。








或者说,如果恰当的写作方法碍了事儿,那可能就得给它挪开。我不能让英语作文课上学到的东西打乱叙述的声音和节奏。我要尝试的是保证不着形迹,而不是用明显的写作痕迹分散读者对故事的注意力。(约瑟夫·康拉德说过一些话,是关于词语妨碍了你想要说的东西。)








如果我写场景的时候总是从一个特定角色的视角出发——这个角色的视角能把场景最好地活现出来,那么我就能够专注于用角色的声音来告诉你他们是谁,告诉你他们对于自己所见和所发生事情的感觉如何,而我(作为作者)就不会出现在任何地方。








斯坦贝克在《甜蜜星期四》中的做法是把他的章节标题当作一块指示牌,尽管晦涩难懂,但却能够表达出每章涵盖的东西。“上帝爱谁他们就逼疯谁”是一个,“糟糕的星期三”是另一个。第3章的标题是“火星文1”,而第38章的标题是“火星文2”,这些是对读者的警告,就好比斯坦贝克说:“这里你将看到我的写作变得异想天开,但它不会妨碍故事发展。你想跳过它们就跳过去。
















来源:来自《埃尔莫·伦纳德的写作十规》一书,摘自译言网。 


























哲奈:

感谢欧洲dalao的公式


5图+锻刀毕业 

终于能离开53沟沟乐去54练级咯


公式:550650750550+竹【官方给的居然没发霉www

哲奈:

感谢欧洲dalao的公式


5图+锻刀毕业 

终于能离开53沟沟乐去54练级咯


公式:550650750550+竹【官方给的居然没发霉www

简直不如一坨屎:

之前有人说佛羊!这姿势不对根本没进去_(:з」∠)_以后再修整好了……

【藏剑填词】以剑作魂

真的好赞!!!!!!!

GGTV新闻频道主持人千机伞:

以剑作魂

残阳染一湖时年杳
你抚剑沐月色寥寥
且寻罢灵隐钟声早
谁还念 凤凰台上忆吹箫

铸一段 清颜风骨傲年少
杀一世 扰我长安破宵小
以剑作魂风华正好
行此间 温酒长空意逍遥

踏尽春风三千阙
一剑飞花渺尘间
君子凭倚疏影明月
自是轻狂谁少年
笑他凡世醒人间
古今事皆葬青冢前

也曾风流纵马断桥边
换谁笔下一句赴烽烟
赐一生热血
荡乾坤残夜
以乱世为眼荒芜年月
你一曲明黄唱罢风雪
护江山万劫
纵白骨至此何处难眠

听一夜 小楼春雨繁华声
等一年 清明酒家老故人
八千里古道谢风尘
孤城闭 半生长歌问归魂

再听春风三千阙
谢尽飞花葬尘间
怎堪那夜疏影明月
应有轻狂谁少年
却我清梦醒人间
便祭酒一壶青冢前

也曾风流纵马断桥边
换谁笔下一句赴烽烟
赐一生热血
荡乾坤残夜
以乱世为眼荒芜年月
你一曲明黄唱罢风雪
护江山万劫
纵白骨至此何处难眠

也曾潇洒万家灯火烨
一舞清平盛世再相约
风停吴山远
归鹤影清浅
以忘川为界生死相别
慷慨侠气写君心几篇
依稀江湖初见
梦中好时节

欺负道长の歌

蜂蜜柠檬毛尖:

日常睡不着⋯⋯唉,来污一下。


欺负道长の歌(⋯⋯)

好想弄哭道长啊
想看他被误解、被排斥、被背叛、被伤害
想看他走投无路,遍体鳞伤,一无所有
让他不能再摆出那副冷冰冰的表情
再不能保持他不食人间烟火的疏离
想看他支持不住,虚弱的跪在冰凉雪地里崩溃的大哭
最后倒在地上,可怜兮兮的瑟瑟发抖
好想弄脏他雪白的道袍,就像弄脏他纯洁的身体
还要折断他锐利的长剑,就像折断他倔强的背脊
好想弄哭道长啊
你看他脆弱又无助的样子多么可爱
好想弄哭道长啊
用力弄哭他,再温柔的拥抱他
看他惊慌失措,却精疲力尽的无力逃开
看他绝望的靠在我怀里闭上眼睛
默默流泪,还有小声的啜泣
除了这里,哪里都没有他的容身之所
好想弄哭道长啊⋯⋯

我真的就是这么想的!

[琴羊]八行(完)

蜂蜜柠檬毛尖:

【琴羊】八行


一句话故事简介:

小黄文写手琴爹给自己远在纯阳疑似x冷淡的情缘缘码了一篇小黄文


【点我】老琴爹你日羊吗【点我】


-END-

===========================

道长躺在床上玩手机,在贴吧发了个贴——

【818】我那个拿自己id写小黄文的情缘